新濠天地网上游戏
欢迎访问高端百科知识大全-知识海
主页 > 社会人文 > 政治 >

总统能左右外交政策吗?

2014-01-24 20:57  已被阅读

摘要:当然!只是他们的决策总是背离了人们的希望和期待。 世界刚刚步入二十一世纪的大门,各国势力格局相当不平衡。当时,美国是世界唯一能在全球范围内实施军事打击的国家,它的综合经济实力相当于全球的1/4。它的软硬实力都...

世界刚刚步入二十一世纪的大门,各国势力格局相当不平衡。当时,美国是世界唯一能在全球范围内实施军事打击的国家,它的综合经济实力相当于全球的1/4。它的软硬实力都远远超越了其他国家,不仅掌握着先进的科教水平,还拥有着领先世界的服务业。美国的霸主地位似乎从此时起开始确立。

美国的民众似乎也对这一现状喜闻乐见。2012年总统竞选,执政党的2名候选人都坚称美国的世界影响力并没有走下坡路,同时保证要将美国一头独大的格局一直维持下去。然而,总统的执政方略对维护美国霸主地位的影响有多大呢?美国世界领先地位的确立是否真与总统的执政能力息息相关呢,还是只是历史的偶然呢?

政治学者和民众一样很看好激进求变的领袖。这样的领导人目标远大,敢于冒险,改变世界。而行为谨慎的保守派往往遭到轻视。回顾过去的一个世纪,在美国发展的各个关键时期主持大局的领导人中,威尔逊、里根总统改变了美国国民对美国世界地位的认知,艾森豪威尔和布什总统则在落实施政纲领方面收效甚巨。改革必然伴随着巨大风险,其成效往往并非立竿见影。历史上一位伟大的战略家俾斯麦在1870年准确预言与法国制造业的竞争必将造成普鲁士统一德意志。同时,他攻占阿尔萨斯和洛林地区失败的代价在1914年才开始显现。罗斯福和杜鲁门虽然先后冒险参与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和对苏冷战,二者的决策都事出有因。罗斯福甚至是在日本轰炸珍珠港以后才对日宣战。肯尼迪和约翰逊曾以为越战会引发多米诺效应波及周边地区,事实上却并非如此。艾森豪威尔总统却用多米诺这一比喻巧妙地避免了于他国争端的妨碍。1971年,尼克松总统明智地向中国打开国门,几乎同时作出断送斩断美元币值与黄金直接关联的机会的决策,因而引发了波及后续几十年的猛烈的通货膨胀。决策失败的激进派总统威尔逊和成功的保守派总统老布什比较起来,威尔逊签订的凡尔赛协定终结了一战,也使美国付出了巨大的代价。然而,他对美国主导的国际社会的构想经过历史的考验得到了印证。遗憾的是,这一构想在他的任期内没能实现,反而使美国退回到冷战时期的状态;老布什总统,由于缺乏他本人所谓的“远大构想”限制了他对民众们民族认同和民族意识的影响,相反,他赋有优秀的施政管理能力。

再看看两为布什总统的施政方法。小布什被称为“沉迷变革”的总统。他的内阁时常用里根或者特鲁曼总统与他对比。但是若论二十世纪与他最像的总统还要属威尔逊。二者都有极强的宗教和道德意识,致力于国家内部事务甚至于忽略了对外交往。他们都向世界展示了充分的自信以及应对危机坚决果断的行动力。

1917年,当时的美国国会秘书长罗伯特·兰辛曾这样描述威尔逊的思维方式:“若与其直觉相悖,即便是事实也会被无视。他以这样几乎天赋的能力判断是非。”相似的是,布莱尔在2010年对布什的评价是:“他有伟大的直觉。但这直觉无关政策,更多的是被用来帮助他判断是非。”布什总统跟威尔逊总统一样曾在外交战略上做出大胆变革。例如,发起伊拉克战争。这一行动也因缺乏贯彻执行能力而失败。

我们不是在讨伐激进人士,也不是对美国外交史上某些保守派的否定。在动乱时期,甘地、曼德拉一众领袖和最高领导人对重塑国民意识和意志都其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FDR和特鲁曼为打造“美国时代”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尼克松对中国开放市场,卡特推广维护人权、防止核扩散为外交发展指明了新的方向。

但是,要评判一位领导人的功与过,我们既要看到他们的成就,也不能忽视了他们的过失。Ike在朝鲜核危机时拒绝军方使用核武器的多数建议。他曾这样对一位倡导者说:“你们疯了吗?我们怎么能在不到10年的时间里再次对亚洲使用那些杀伤性武器?”1954年,他深入阐述了自己当时的想法,他在参谋长联席会议上指出:如果我们摧毁了俄国,那么爱尔贝和海参崴地区将被破坏殆尽,到时候那里会陷入无政府状态,断绝一切与外界的联系,变成充斥饥饿和灾难的地狱。试想,文明社会应该何去何从呢?相似的是,小布什也争取回避一切改革目标,只有一个例外,那就是德国的再次统一。即使这一事件,他也十分谨慎。1989年11月,柏林墙开放,东德的失与其不无关联。当时,布什态度低调,引来诸多不满和谴责。但他深思熟虑地放弃嘲弄苏联的机会,从而为一个月后与米哈伊尔·戈儿巴乔夫的马耳他峰会奠定了基础。激进派领导人总是敢为他人之不敢为,因而总是占有相当重要的历史地位。然而问题是究竟民众能承受自己的领导人在对外政策上冒多大的风险!

答案因时而异。时局往往错综复杂,不仅关系到其潜在国际影响力,也涉及到多元社会里复杂的民主政治。这一复杂性使得亚里士多德式的谨慎美德也至关重要。

在文化各异的世界环境下,我们对社会工程和国家建设正确方法知之甚少。我们无法保证所作所为能推动世界进步,傲慢的态度成了巨大的威胁。所以,领导人观察入微的洞察力也相当重要。当今世界,优秀的领导人可能是保守人士,也可能是激进代表,但他们一定要对日新月异的局势明察秋毫。

举个例子,“弱化”并不是当今美国实力的真实写照,这类描述相当具有误导性。奥巴马总统婉言谢绝了这种评价。美国的影响力并不是绝对地在削弱。在某些情况下,未来数十年美国都将比其他任何单个国家更强大。世界还不是后美国时代,也不再是20世纪末的美国时代了。谁也无法预见未来。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在2012年的报告中的说明可能是准确。报告指出虽然美国一头独大的局面虽然已经结束,但由于其国力构成的多样性和优秀的领导者,美国极有可能将领头羊地位维持到2030年。

美国必然面对其他崛起国家、地区的挑战。美国总统们也越来越需要与他人合作。领导人的亲和力和凝聚力将成为构成我们软硬实力的重要因素。21世纪,美国地位发展的障碍不是所谓的“削弱”言论,而是对合作的必要性的认识。美国要认识到当下时局里,即使最强大的国家也无法靠一己之力实现发展。引导民众接受并顺应信息全球化成为领导人面临的关键考验。

种种迹象表明奥巴马和他的继任者们要提防“改革是适应时局的关键”的错误思想。增强国家综合实力和深入政府引导仍是国家繁荣、国际关系稳定的关键。领导人们要谨记保守派先驱"识大局,争取共赢"的信条,摈弃一味推行改革的思想,才能更好地完成自己的使命。

在外交方面,谨慎稳重的作风比大刀阔斧的改革更能建功立业。

0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版权所有 新濠天地网上游戏 新濠天地网上游戏 百科知识大全2013 心理咨询 网站地图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